看夜亮看熏熏

一直当成是精神支柱的人,多年后,她给我发了很多她觉得好玩的GIF,希望可以逗我开心,我说:不好笑……她说:我是不是很无聊?我说:应该是……

我不喜欢她这样对我,想说什么不会直接说,藏在深不可测的话里,她的心事太难猜,没有一次猜对过,又或许,她想说的,本来就很简单

在我真的努力不会再想起她的时候,她又给我寄了一本绘本,说:不管我还会不会怨她,她都可以理解,毕竟,时间过了这么久……我说:为什么要寄这本书?我看不懂,看不下去,对于绘的风格也没有兴趣。她也很快回复我:因为好看啊,很有趣啊……

我给她推荐几本书,她说为什么,难道是我觉得她...

听了一个星期,听到吐,听到没有任何感觉

对喜欢的东西,都会着迷、沉溺

我想我是太依赖……

每次毒舌后才恍然,自己的无所顾忌已伤害到别人,没有人愿意相信忠言逆耳的诡论,至少在话出口的瞬间不会相信,只有不愉快。设身处地,换作是自己,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更不愿意听刺耳的妄言,所以,以后能温柔点说话就学会温柔点,否则就闭嘴吧……

zombie!like a zombie!

寻找一扇窗,仰望,
寻找,一朵沉默的云。

最孤独的事莫过于喜欢的朋友都不在身边,好难过……

“民谣没有诗与远方一样 它们只是在你孤独无助的时候最想吃的一副药”

你,
雪白的你,雪白毛衣,雪白背影
想你,
雪白眼睛,雪白呼吸,雪白脚印
和你雪白的心……

做了晚餐然后和四年不见的两个小伙伴去KTV,最后要走的时候一晚上都在胡闹活跃气氛的小伙伴,突然一个人安静地唱着这首歌,歌词和旋律都好温柔,回来就疯狂单曲循环,每次一听到喜欢的旋律脑海里总是不变的背景,就像好歌一样,深刻的感情并不会随时间失去生命,在时光机转动的某一刻闪闪发光,就像你躲闪在回忆里的雪白眼睛,就像你藏匿在过去刺痛夏天的狂风的雪白温柔的心,为你,千千万万遍……

那年听晴天的时候,学校的广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

如今,就像这座城市的大雨,一遍又一遍,把所有的一切淹没不见

明天明天,我们是否再见

昨晚调试了几根弦就直接买了,然后吓住了对面的人,呆呆地问,你们是要拿回去倒卖么?

孙二货迷之狂笑,把我们的身份变的更诡异,笑死(>▽<)

虽然雏形刚出却不能成型,但也不后悔,以后也会弹的,刚认识就和他说那么多,也许也是缘分吧,哈哈!

临时起意的事情,不可能永远那么幸运啊,两个星期没有好好睡觉了,补眠去~

被雨困住的城市,惊雷撕扯着狂风的长发,撕不尽的夜啊,停不下的呼号,雨拍打的窗奏出不安的和弦,雷声嘶力竭地诉说,雨却没有停留,“怎么这样子,雨还没停你就撑伞要走……”

你看到大雨疯狂地拥抱你的样子吗,拼命地扑向你,却总是扑空,浸湿了你的眼睛,狼狈地逃走了……

请别见怪,我不是风和雨,只是随风而起的沙砾,不小心掉进你的眼里,揉着疼痛的心,让你的泪把我冲刷干净

真是对s pen爱不释手(>▽<)
虽然难得戒掉游戏画一次(>▽<)

你说过对我总是不能狠心,最不愿意想起的无限温柔的眼,总是让我不敢凝视。在慌乱的脚步和交错身影交替的场景拉开距离,你总是紧紧逼近却不愿看清迷雾遮住的面前的雨啊,云朵聚在一起流淌,你看不到它们在狂风里肆虐,撕裂了漫天的尘,笼罩在窒息的狂想派对,沉迷于没有气息的狂欢不愿安静下来,你看到了画里满天的繁星,月儿却躲在云层沉睡,心在哪呢?
花儿都藏到叶子的怀里去了,你把花语也藏起来,紫色是桔梗浅抹的红妆么,深深的颜色浓浓的香气被狂风隐去,飘到海里去了吧,深深的海里有浅浅的波痕……
睡过了微醺的早晨,在黑暗里不愿闭上眼睛,微光开始来袭……

心情不好就适合往死里循环,拼命单曲循环

红着眼,声嘶力竭……

循环播放,好像治愈了我的泪腺,却怎么想哭也哭不出来,思绪在混乱的缠绕里循环循环,眼里全是过往飞快模糊的画面在无人街区宽阔的废弃铁栅栏狂奔
拉开门,天色已晚……

最合我意莫过于网易,从此抖腿晚期无法痊愈,又收藏了一个歌单(>▽<)

这二货这两年来陪我经历了所有的苦涩与喜乐,这个思想现实通俗无比又麻烦的要死的女人,像白开水一样简单粗俗却仗义能干的女人,虽然有时候观念和想法强烈冲突言语激烈,但却没有过吵架和恶语相向

这二货拼命加班晚上11点都没吃东西,发信息说想吃手抓饼,然后我穿着睡衣跑下去给她买,爬到她六楼的宿舍发信息也不回,不想敲门,就放在门口走掉了,我发信息给她说slz自己到门口取,我的美好形象就毁在你身上了!……

那次她为了让我终结对大虾的喜爱,说她男票刚到南宁,去他那煮好吃的去,买了好多大虾和蟹,路上导航出错,一个小时后终于到了,回来的路上在后座幽幽地说:在路上吹这么久的冷风累不累呀?其实只是让你认识认识他,让...

第一季喜欢要死就死在你手里,第二季喜欢野子,这一季喜欢不能没有你

每首动听的曲子都有动人的故事……

然后一起去远方,陪你走到地老天荒……

有时候会设置为部分人可见,有时候就是自己可见,关闭,开启,可是这分明没有任何区别,因为里面什么也没有。就像自己的心,关闭,再开启,再关闭……可是这分明没有任何区别,因为里面什么也没有。矫情并不能让空荡荡的心,抗拒充满,是的,它已经,在自己的幻想里,拼命地为自己塞满绝望,可是它总是能在幻灭之前,忽然醒来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,当世界都安静的时候,往往,只剩下黑的夜……

(大过年的又矫情了,新年快乐!亲爱的偏执狂,哪天如果死掉了,那也是活该,所以2016别再绝望了)

我想我是太过依赖……

杀马特盘,蹩脚盘,大鞋头盘,猪肉胖盘,水果盘,章鱼盘……

不管你是不是认真的,很高兴认识你,比我大四岁却傲娇撒泼的傻白苦男~

我怎么也不想睡,天特别亮也特别的黑……

为什么每次都是乐极生悲,开心也是罪过吗?是我想太多,悲观主义的偏执狂……

,不安的心啊,
,什么时候可以平缓下来,

我知道,你在一个地方,在呼吸,在笑,在拍碎海浪送来的一千朵太阳

© 看夜亮看熏熏 | Powered by LOFTER